勇者归来

  • 2020 年 10 月 26 日
  • 192次
  • 1897 字
  • 5 条评论

各种各样的人都聚集在驿站的酒馆里,凯姆此时也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。

一个男人走进了酒馆,身材十分高大——从服装上能够看出他是一名军人。大概是经过了长途跋涉,军装上落满了灰尘,脸上带着明显的倦意,可目光却依然敏锐。那是“现役军人”才有的眼神。

酒馆中的喧闹在一瞬间停了下来,在场的醉汉们都用敬畏和感激的目光看着这名士兵。

和邻国之间漫长的战争,最近终于结束了。在前线浴血拼杀的士兵们也各自踏上了回家的旅程,这个男人也是那些士兵中的一员吧。

士兵走到凯姆旁边的一桌坐下,然后大口地喝着酒。海量——并不足以形容,他好像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喝下去。

两杯、三杯、四杯……

一位酒客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,手中拿着酒瓶摇摇晃晃地来到士兵的桌前。一眼就能看出这个男人是本地的小流氓。

“请允许我敬这位保卫祖国的勇者一杯。”

士兵面无表情地举起酒杯,让对方倒满。

“前线怎么样?想必您一定获得了无数功勋吧?”

士兵沉默着饮尽了杯中酒。

流氓连忙给士兵斟上第二杯,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谄媚。

“大家见面就是缘分,所以给我们讲讲你的英勇事迹吧。这条粗壮的手臂到底杀了多少敌人啊……”

士兵沉默着将杯中的酒泼在了流氓的脸上。

流氓怒不可遏地拔出了一把匕首——就在这时,凯姆一拳打飞了他手中的匕首。

流氓被凯姆和士兵的气势所震慑,于是骂骂咧咧地逃走了。

两人看着流氓走远,然后相视一笑。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交谈,不过凯姆已经知道这名士兵正沉浸于深切的悲伤之中,而无数次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士兵,也注意到凯姆脸上阴暗的神色。

酒馆中的人们再次喧哗起来,凯姆与士兵也开始推杯换盏。

“我,有妻子和一个女儿……在战场上度过的这三年里,一次都没有见过她们。”士兵说着,脸上浮现出腼腆的笑容,并将放在项链坠中的妻女照片拿给凯姆看。

容貌清秀的妻子,还有尚且年幼的女儿。

“正是因为有她们两个,我才挣扎着活了下来。要活着回家,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我继续战斗下去。”

“你的家,离这里很远吗?”

“不,只要翻过前面的那个山头,就是我的村子了。妻子和女儿在听到战争结束的消息后,现在应该在翘首等着我回去吧。”

这样的话,距离并不遥远,他今天晚上就能到家。

可是——士兵喝了口酒,慢慢地说道:“我很害怕……回家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想要见到妻子和女儿。可是却害怕她们看到我的脸……在这三年里,我杀死了数不清的敌人,为了活下去只能这样。为了能够回到家人的身边,只能不停地杀死那些同样离开家人的敌军士兵。”

这是战争的规则,也是士兵的宿命。

想要在战场上活下来,就必须“在被杀死前不停地杀下去”。

“当我在前线时,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事情,那时只是拼命的想着活下去。但是,现在战争结束了,我发现自己的脸上刻着这三年来所犯下的‘罪孽’。我的脸是一张杀人犯的脸。我不想让妻子的女儿……看到这样的一张脸……”

士兵掏出钱包,从里面拿出一块小小的石头,说是他刚奔赴战场时捡到的一块宝石原石。

“这是宝石吗?”凯姆诧异地问道。放在桌子上的那块石头,通体乌黑,完全没有宝石所应有的光泽。

“最开始时还闪闪发光,我想把这个拿回去给女儿看,她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可是——它却渐渐褪色,失去了原有的光泽。

“每当我杀死一名敌人,石头中就会浮现出如同血迹般的颜色。经过了三年的时间,正如你所看到的,它已经变成了一块漆黑的石头。这块石头染上了我所犯下的‘罪恶’……这是一块‘罪孽之石’……”

“不要这样责备自己。”凯姆不假思索地说道,“为了生存,你别无选择。”

“我知道。虽然知道,可是……被我杀死的士兵也有故乡,也有等着他们回去的家人……”士兵又向凯姆问道,“你也有家人吧?”

凯姆轻轻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没有家人。”

“那么故乡呢?”

“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。”

“意思是你永远都在旅行吗?”

“啊,是的。”

士兵对凯姆的话将信将疑,只是一笑置之,然后一边将“罪孽之石”放回钱包一边说道:“我认为,既然每当我杀一个人,‘罪孽之石’就变得越黑。那么反过来说只要我每救一人,它应该就会重新散发光彩了吧。”

凯姆默默地饮尽了杯中酒,站起身来。再次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士兵,仿佛教诲般地说道:“既然有可以回去的地方,还是回去比较好。无论有着怎样的愧疚,你都应该回去。你的妻子和女儿一定会理解的,你不是罪人,而是一个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英勇的战士。”

“……很高兴能够遇见和我说这番话的人。”

凯姆握住了士兵伸出的右手。

“一路顺风。”士兵说道。

“你的旅途很快就要结束了。”凯姆笑着说道,然后朝酒馆大门走去。

刚才的那个流氓紧紧地跟了上去,手中握着一把手枪。

“危险!”士兵大喊道,也追上了凯姆。

在凯姆回头的同时,流氓大喊着“让你尝尝我的厉害!”并举起了手枪。

这时,士兵挡在了两人之间。

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。

士兵如愿以偿地拯救了他人的性命。

可讽刺的是,他救的是长生不死的凯姆的命。

用自己这条仅有的生命。

模糊的意识中,倒在地上的士兵将自己的钱包递给凯姆。

“……帮我看看‘罪孽之石’……应该稍微恢复一些光泽了吧……”

士兵大口地吐出鲜血,无力的笑声随之消失了。

凯姆看了看钱包,对士兵说道:“很漂亮,它正闪耀着夺目的光芒。”

“是吗……太好了……我女儿一定会很高兴的……”

士兵露出了满足的微笑,张开手想要拿回钱包。

凯姆慢慢地将钱包放在士兵的掌心,并帮助对方合拢手指。

士兵就这样停止了呼吸,钱包从手心掉在地上。

他的面容在死的时候很安详。

但是——从钱包中掉落出来的“罪孽之石”,却几乎还是漆黑的。

文章搜集于网络作者:重松清《永远的旅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