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囚禁的心

  • 2020 年 10 月 25 日
  • 206次
  • 1549 字
  • 5 条评论

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,尽管如此,还是抑制不住从身体里涌现出的冲动。

不顾一切的冲撞。

身体撞在粗粗的铁栏杆上,然后毫无悬念地反弹回来。

“8号,你在干什么!”

看守的怒吼声在走廊里响起。

犯人在这里是不会被人称呼名字的,单间牢房的编号就是全部——而凯姆是“8号”。

凯姆沉默着,肩膀再一次撞上了铁栏杆。

坚固的栏杆纹丝不动,只是在凯姆那经过长年锻炼的肌肉和骨头中留下了钝钝的疼痛感。

看守不再怒吼,取而代之地吹响了警笛,于是值班室的看守们一起朝这边跑来。

“8号,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!”

“你是不是又想蹲禁闭室啊!”

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采取反抗的态度,只会延长你的服刑期!”

凯姆坐回到床上,对看守们的话置若罔闻。

他已经去过无数次禁闭室,也知道自己被烙上了所谓“极端反抗的犯人”的烙印。

但是——这根本无济于事。

在身体的最深处,有某种东西在蠢蠢欲动。

一个找不到出口的炽热的东西,一边翻滚着一边在体内四处乱闯。

一个看守砸了咂嘴,说道:“切,这是什么身经百战的狗屁勇士啊,真丢脸。难道说面前没有敌人,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吗?”

旁边的看守也嘲弄似的笑了。

“呵呵,还真是不凑巧啊,这里既没有敌人,也没有同伙。被投进监狱的你,只是‘独自一人’而已。”

当看守们离去后,凯姆躺在床上。然后弯着身子,抱住自己的膝盖,紧紧地闭上了眼睛。

独自一人……

的确,正如那些看守们所说的那样。

自己想要适应“独自一人”活下去,无论是在战场上,还是在旅途中。

但是在监狱中“独自一人”所度过的这些日子里,却有着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孤独。

还有恐惧。

三面高墙围出一个房间,铁门的另一边也被围成狭窄走廊的砖墙所堵住。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被关押在同一座监狱里的其他犯人——这是一座被设计成感受不到活人气息的监狱。

由于眼前的风景是永恒不变的,所以时间的感觉也变得麻痹起来,让人弄不清楚在这里到底度过了多少天。虽然时间的确在流逝着,但却没有流向任何地方,而是慢慢地沉淀在自己的心中。

监狱的生活所给予犯人的真正的痛苦,并不是被夺去自由,也不是被强迫体会“独自一人”的孤独。

而是让你生存在不变的风景与静止的时间中,这是一种苦役。

流水不腐,户枢不蠧。可是如果将水储存在瓶子里,那么很快就会腐坏。

这是相同的道理。

在身体以及内心深处的某处,也许已经开始变馊并散发出腐臭了。

正因为知道这一点,凯姆再次站起身来,撞向铁门。

即便他这么做,铁门被撞坏的可能性也绝对不会有万分之一。

他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出去。

但是,他仍然重复着动作。

必须重复。

就在身体与铁门碰撞之前——一瞬间,一股气流拂过面颊。静止的空气,虽然只是极其轻微地,可还是动了。就是这份触感,让凯姆体会到了时间的流逝。

看守们神情狰狞地跑过来。

在只能看到墙壁的风景中,突然能够看到人的样子了,这真让人感到高兴啊,不过大概看守们是体会不到的吧。

“8号,关禁闭室三天!让你在那里冷静一下!”

当这道命令从看守的嘴里发出时,他们是无法理解凯姆嘴角会微微上翘的理由吧?

风景改变了,时间也开始流逝。这难道不是应该庆幸的事情吗——哈哈。

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脚上戴着脚铐,向禁闭室走去。

“有什么好笑的!8号!”

“不准随便笑!不然就增加你的刑罚!”

可是,凯姆仍然在笑。

放声大笑。

只要充分吸入新鲜空气,身体和内心中腐坏的部分就会消失吧。

无论刑期到什么时候,总有一天,能够从这里出去。

来得及吗?

当所有的东西都腐朽时——单人牢房里的“独自一人”,就会像士兵清点敌人尸体时被称为“一个”吧……

痛苦。

胸口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勒住一样,呼吸变得极其困难,于是凯姆从梦中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中。

很远、很远、很远的过去——我,曾经在监狱里待过吗?

他在现实与梦境的夹缝中思考着。

那是一个不停重复的梦,也可以称之为噩梦。

即便在醒来之后回想,也没有残留下什么记忆。但是,在梦中出现的牢房的样子和看守们的姿态,却总是相同的。

这是我曾经亲身体验过的经历吧。

但是……那,究竟是……什么时候……

不知道。

睁开眼睛时,在梦境与现实的夹缝中所浮现出来的问题也没有残留在记忆中。

只是猛地惊叫着坐起身来,大口地喘着粗气,当拭去额头的冷汗时,和往常一样只是在心里留下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。

现在也是这样……

“……我的过去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?”

好像拾起了残留在脑海角落里的梦之记忆,凯姆小声地说道。

现在也是这样——

……我的过去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?